弗拉明戈大師瑪利亞·佩姬時隔六年再度來華

許多舞迷也許還對六年前瑪利亞·佩姬首次帶著《塞維利亞》來華演出的盛況歷歷在目,5月30至31日,這位西班牙弗拉明戈“國寶級”舞后和她的舞團將再次回到國家大劇院,為北京的觀眾們奉上兩場絢爛華美的現代弗拉明戈舞作《自畫像》。5月28日下午,先期抵京的瑪利亞·佩姬來到大劇院新聞發布廳,與媒體記者和舞迷見面,暢聊她自編、自演的《自畫像》。


  瑪利亞·佩姬讓弗拉明戈舞的魅力傳播到世界各地 王小京/攝

弗拉明戈傳奇舞后 人文編舞自成一格

瑪利亞·佩姬就是讓弗拉明戈舞的魅力傳播到世界各地的傳奇舞者之一。她出生在西班牙的塞維利亞,八個月大時就能擺出舞蹈動作,四歲時接受舞蹈啟蒙教育,十五歲時已經憑借其不凡的才華成為年輕的專業舞蹈教師,后師從于儂羅·馬林及馬堤德·柯羅。她曾參與《大河之舞》的演出,其西班牙女郎特有的綽約風姿迷倒萬計舞迷;她也曾與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戈同臺獻藝,于不同門類的藝術中汲取豐盛營養。1990年,瑪利亞成立了屬于自己的弗拉明戈舞團,將現代化的劇場感與戲劇沖突以及深邃的哲學思索融入傳統弗拉明戈舞蹈之中,創排出了滿含著鄉愁與情思的《塞維利亞》等作品,在世界各地皆引發強烈反響。文學大師、葡萄牙首位諾貝爾獎獲得者何塞·薩拉馬戈也曾視瑪利亞為靈感繆斯,在觀看過她的演出之后,何塞評論說:“瑪利亞·佩姬舞蹈之后,空氣和土地都已不復從前。”

近年來,瑪利亞儼然已成為弗拉明戈舞的代名詞,在延續弗拉明戈舞的傳統技藝之外,瑪利亞·佩姬更從人文視角進行了全面開拓,使弗拉明戈發展為一種不斷創新的現代藝術,并善于以極具殿堂感的呈現形式,挖掘粗獷舞步中的感悟精髓。而《自畫像》就是瑪利亞進行一系列探索嘗試后的沉淀之作:充滿形式感的舞臺呈現、不同鏡子與畫框的參差運用,在迷幻的光影之中,瑪利亞·佩姬引領舞者們穿梭其間,與鏡像中的自己交織纏繞,并最終完成一次對于內心世界的探索旅程。


  《自畫像》意味著瑪利亞第一次以弗拉明戈為語匯,向舞臺之外的整個世界傾訴人生經驗與感悟 王小京/攝

《自畫像》中國首演 開啟發現自我靈魂之旅

《自畫像》創作于2006年,首演于2008年的東京國際舞蹈論壇,正是由于這部作品,瑪利亞·佩姬完成了一次從舞者到編導的跨越轉折,可以說,《自畫像》意味著瑪利亞第一次以弗拉明戈為語匯,在進行永不止息的內心探索之外,向舞臺之外的整個世界傾訴著人生經驗與感悟。

媒體見面會上,瑪利亞·佩姬介紹說,這部作品的創作初衷來源于芭蕾男演員米哈伊·巴里什尼科夫的建議,在米哈伊看來,瑪利亞的藝術積淀足以在舞臺上完成一次“尋覓自我”的旅程,《自畫像》中的舞者,既是藝術家,又是普通人,而舞者們所面臨的迷惘、恐懼、糾結、猶疑……也是每一個人在人生旅途上需要面對和解決的。“我始終認為我可以以一種最佳的方式表現舞蹈。而且我始終深信舞蹈是一種對于自身的認識和對于世界的探索。《自畫像》是對自我感知的一種嘗試。戲劇表現了與我們不為人知的內心和秘密相關聯的自省。我在觀看許多繪畫大師的自畫像作品時,比如達芬奇、魯本斯、倫勃朗、維拉茲蓋茲、戈雅、梵高、畢加索、馬蒂斯、弗洛伊德等,幾乎可以通過他們的自畫像凝望到他們的靈魂深處。而日常生活中的對鏡自攬,我們只能通過鏡子映射出自己的模樣,卻永遠不會映射出你的思想。《自畫像》本質上就是一段從鏡像到自我內心世界的旅程,以情感和智慧為舞步,并最終從未知走入思想,只有注視靈魂、探索內心隱秘,才能做到真正意義上的發現自我。”

作為瑪利亞·佩姬的保留劇目,《自畫像》自首演以來的6年中,曾赴紐約、莫斯科、倫敦、多倫多、東京、布魯塞爾、馬德里等各大城市進行演出,所到之處,皆引發了強烈反響,5月30至31日,這部作品首度登臺國家大劇院,一場驚心動魄的靈魂發現之旅就此啟程。

CopyRight ? 版權所有 中天票務在線 www.iqavgn.live
售票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工人體育館西門南側
備案:京ICP備14020337號 技術支持:軟件開發網 國家大劇院訂票
萌宠夺宝返水